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静 > 当当网早晚要“当当”

当当网早晚要“当当”

时隔188天,李国庆再送当当网上头条。

426日上午,李国庆仅用了15分钟,就将当当网的公章给“抢”走了,并第一时间就发布了《告当当全体员工书》,该公告里提到,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自2020424日起,俞渝女士不再担任当当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

该事件发酵后,当当方面迅速做出了回应,于当日晚间发布了当当网内部信,里面提到:李国庆今天在当当办公室的十五分钟闹剧,不会影响当当的经营、稳定和股权现实

之后,双方又进行了彼此独立的回应。

与去年10月份不同的是,这次李国庆与俞渝之间并没有再互相爆“黑料”,而是直奔当当网的控制权,“抢”公章这类行为只会在电影、电视剧中出现,没想到李国庆上演了现实版。

有观点认为,李国庆还是很讲“江湖道义”的,423日是“世界读书日”,对于当当网来说,这一天乃是“大日子”,李国庆在一天后才“发难”,也是顾及了当当网的“面子”。

不过,也有人认为,李国庆熟知俞渝的生活习惯,而俞渝以为426日是休息日才没有在公司里,李国庆刚刚瞄准了这个空挡从而乘机夺走了当当网的公章。

本是李国庆和俞渝的“夫妻之争”,而当当网却不幸被架在火上烤。众人都将李国庆“抢”当当网公章当娱乐新闻来看,没几个人真正关注当当网的经营情况。李国庆将当当网的公章夺走后会对当当网的经营产生哪些影响呢?当当网的未来会怎样?

权利的游戏

HBO《权力的游戏》大剧,揭露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权力大战。而李国庆与俞渝之间所争夺的,既有“权”,也有“利”。

1999年,李国庆和俞渝夫妇共同创办了当当网,此后,当当网一路高歌猛进,成为线上图书领域里的NO.12010128日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李国庆和俞渝成为夫妇创业成功的典范。

从《赢在当当》和《当当情缘》中仍能看到李国庆与俞渝二人的“和谐”。

然而,两人的“和谐”关系逐渐被撕裂。

企查查的信息显示,2018830日,当当网新增了俞渝为执行董事,陈立均为监事。20191214日,当当网的法人代表也由李国庆变更为俞渝,李国庆退出总经理,俞渝为执行董事+总经理。

李国庆退出,俞渝上位,彻底宣告了曾经的镜花水月。

20191010日,李国庆逐渐在面对记者镜头的过程中,一怒之下,摔了水杯,由此将两人的关系彻底撕破。李国庆表达了对被“踢出”当当网的不满。

再到这次李国庆“抢”当当网公章事件,他与俞渝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

李国庆与俞渝之间,归根结底无非“权”、“利”二字。

“权”是指当当网的控制权,李国庆此前曾表现出对当当网控制权不在意的态度,而是对被“扫地出门”的屈辱感,一种男人的尊严。

但李国庆对于当当网的控制权其实是非常在意的,这次夺走当当网的公章,就是冲着当当网控制权去的。

李国庆是当当网创始人以及前老板,应该说他对当当网的公章藏在哪里是非常熟悉的,以及公章是否会被作废等情况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里面就涉及到控制权问题。李国庆希望在离婚后能获得当当网的控制权,但俞渝如果一直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李国庆的回归就遥遥无期。

另外,时间过长的话,李国庆的人很有可能逐渐被俞渝的人给替代,这样即使李国庆将来回到当当,也是有名无实。

因此,李国庆如果想要重新执掌当当,必须要快,最终演化成“抢”公章的形式。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控制权背后,仍然是看中“利”。

当当网方面曾表示“当当2018年销售116亿,经营利润4.7亿元。2019年预计经营利润6.1亿元,源于良好的资金情况,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一亿。当当网无负债。”

2019129日,俞渝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表示,2019年当当做到了销售、销量、利润三增长。

当当出版物事业部总经理张玲曾表示,截止2019年当当累计图书顾客超过3.5亿,年度活跃用户突破5000万。2019年当当网的人均购书频次实现近四年的首次增长,达3.93次,同比增长20%

由此来看,尽管当当网于2016年退市,但当当网在砍掉一系列不相关业务后,反而将图书业务经营的欣欣向荣。

100多亿销售额,经营利润四五亿,年度活跃用户5000万。若不与京东、阿里巴巴等巨头相比,当当网的成绩并不算差。

在当当网“权利”的诱惑下,李国庆自然不肯放弃,最终演变成一场服气间“权利”的争夺游戏。

早晚读书未达预期

“早晚读书如果做得好,李国庆何必来跟俞渝抢当当呢?”有网友评论。

早晚读书是李国庆于20196月的新创业项目,主打知识付费。

在创办早晚读书的时候,李国庆的心气非常高。他曾说:“我二次创业,完全有能力,短则三年,慢则五年,利润和市值超过当当。当当年活跃用户是四千万,咱也得来四千万。人家利润五六个亿,咱也得超过它,这是小目标了,大目标是整个内容知识付费产业,应该有一次大的洗牌。”

当当网做了近20年才有现在的小成绩。而早晚读书却是一个全新的项目。201910月,李国庆与俞渝仍在互相爆料的时候,当当网还关闭了早晚读书的店铺,李国庆对此评论称,对方“霸道小气”。

李国庆做早晚读书的过程中,还是非常兢兢业业的。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早晚读书App上的“言之有李”频道中,与李国庆相关的视频片段就有45个,他的音频内容共有44节,每个音频内容的时长都在5分钟以上。

除亲自贡献内容外,李国庆还为早晚读书的“城市合伙人”计划奔波,出席过多个早晚读书城市活动大会。

与当当网现在的规模相比,早晚读书并未达到李国庆的预期。据郭静的互联网圈统计,早晚读书App在华为应用商店、豌豆荚、应用宝等安卓系应用商店中的累计下载量不足百万次,与当当网的3.5亿用户量差距很大。

李国庆对当当的“夺权”,从侧面也反映出李国庆在早晚读书项目上遇到的挫折。

当当网的用户量、商业模式、图书供应链都非常稳定,而早晚读书却要从零开始,一切都要靠自己打拼,知识付费又是一个非常耗时的业务,走得并不快。

早晚读书有一个很大的疑问是,李国庆曾在采访时表示曾拒绝了一些投资人,选择自掏腰包2500万。但据企查查的信息显示,李国庆在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仅为1%,认缴金额仅为50万元。李国庆并未解释自掏腰包2500万元与1%股权的问题,仅解释希望早晚读书全员持股。

一方面,李国庆二次创业后显然并未想到,现实并未按照他所预计的“三五年超过当当”方向发展,另一方面,他在早晚读书的持股比例仅1%,即使将来早晚读书做成了,他个人的收益也不会多,至少很难达到他在当当之中的收益。

一个是现成的,一个是未知的,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李国庆是身在早晚,心系当当。

当当早晚要“当当”

退市后,当当网无需公开财务报表,外界就很难具体判断当当网的经营情况,只能通过其向外界透露的经营信息来作为参考,比如销售额、经营利润、用户量等。

实际上当当网的日子并没有宣称的那么美好。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85239亿元,按可比口径计算,比上年增长19.5%,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0.7%。阿里巴巴、京东、苏宁易购、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不断壮大,而当当网却将业务线收缩到了图书市场。在图书业务方面,当当网还要面临京东、天猫的冲击。当当网目前仅占中国B2C市场的0.5左右%

与外部的竞争相比,当当的危机来自于内部的不稳定。目前来看,李国庆就像当当网的“不定时炸弹”一样,随时可能将当当网给“搅翻天”。

上次李国庆与俞渝之间的相互爆料,当当网化机为安,其iOSApp实现6倍暴增。

可这次与上次明显不同。这次不仅是将当当网置于舆论漩涡,而是直接影响了当当网的经营。

首先,当当内部的稳定性会受到影响。李国庆在《告当当全体员工书》中提到称,俞渝拒绝给股东分红,在公司连续5年盈利的情况下却从不分红

对于股东来说,公司固然重要,但个人只会更加关注自身的利益,李国庆的言论会让股东们怎么想呢?作为股东,谁不想多拿分点钱?

李国庆更绝的是,在后续中提到称,公司拟以2019年度税后净利润30%进行股东分红。这就是变相将俞渝放在火上烤,如果俞渝不分红,那么,俞渝就显得不近人情,而李国庆就更加符合这群人的利益,如果俞渝选择分红,当当此时为股东分红是否会影响将来的经营呢?

当然,这里有一个背景是,李国庆也是股东,当当副总裁阚敏提到,李国庆持股22.38%,若要选择分红,他也是较大的受益人。

可人心经不起挑拨。

其次,员工们作何感想?对于员工来说,最不希望公司出现“夫妻式”老板,因为两个人会因为管理理念不同而产生冲突,从而导致员工左右不是。

李国庆这样“搅和式”操作,很容易打击员工的信心,特别是对于公司的价值观信任。

另外,李国庆还提了一个诱人的“提议”,即之前被辞退的员工,有机会返岗。

最后,关于公章问题所带来的影响,尽管当当网方面宣布李国庆夺走的公章“作废”,但是当当方面的公章并不能立马生效,而没有公章,相关业务就会受损,从失效到生效需要时间。

现在公司的控制权究竟是俞渝说了算,还是当当说了算,并没有定论,究竟李国庆手里的公章有效,还是当当网新做的公章有效,也没有定论。

局面显然处于胶着状态。

同时,有用户表达了对423日“世界读书日”当当是否还能如期发货的担忧,显然,用户层面也受到了影响。

当当网如果不能厘清李国庆与俞渝之间的“麻烦事”,李国庆这条“鲶鱼”很有可能再次将当当网搅个天翻地覆,而李、俞二人又是夫妻关系,要想彻底厘清,非常困难。按照这个节奏,当当早晚要“当当”。

中国电商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阿里巴巴、京东、苏宁易购、拼多多们都在打扩张战,当当虽然短期内能够依靠稳固的图书供应链体系守住“一亩三分地”,但随着其不稳定性情况出现,友商们可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入侵当当领地的机会。

对于用户来说,买书不只是当当,对于供应商们来说,生存才是第一位,谁能帮他们卖货,谁就是“老大”。攻城容易守城难。

一家公司如果被当“笑柄”久了,要想立起来,难。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