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静 > 顺丰做外卖,它与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究竟谁挑战谁?

顺丰做外卖,它与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究竟谁挑战谁?

顺丰又双叒叕做外卖了。最近,顺丰同城上线了一款企业团餐外卖小程序“丰食”,主要针对企业用户市场,首批入驻品牌包括德克士、必胜客、大城小爱、味千拉面等品牌。顺丰做外卖的消息又一次向外卖行业丢下了“深水炸弹”。

中国线上外卖始于2011年,4年后,线上外卖进入白热化状态,美团、百度、饿了么在线上外卖领域占来激烈竞争。2017年百度外卖被卖给饿了么,仅仅8个月后,饿了么又被近95亿美元的天价卖给了阿里巴巴。至此,线上外卖行业开始趋于平静,就剩下美团外卖、饿了么两大巨头在竞争,曾经想浑水摸鱼的中小型线上外卖平台悄然消失。

市值超2000亿元的顺丰跟美团、阿里巴巴两大巨头杠上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会是一个非常有想象力的故事。

中国互联网行业近几年频频发生“合并联姻”现象,58同城和赶集网、携程和去哪儿网、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美团和大众点评等,企业合并之后,行业的“变局”便愈小,因此,人们愈发期待“鲶鱼”。但顺丰能成为那条搅动线上外卖的“鲶鱼”吗?顺丰能撼动美团外卖、饿了么的地位吗?顺丰做外卖的目的又是什么?

顺丰外卖的前进之路

早在2015年就有消息显示,顺丰将试水外卖业务,顺丰还注册了“顺丰到家”的公众号(目前已无法搜索),旨在涉足外卖物流和到家服务。

一年后,百度外卖就跟顺丰达成了合作,顺丰给百度外卖提供相关配送服务。顺丰的外卖试水还有跟商家的合作,顺丰也曾与麦当劳、肯德基、汉堡王、德克士等餐饮品牌达成合作,帮助餐饮商家提供配送服务。

顺丰在2017上半年年报中提到,顺丰最新拓展的外卖等同城配送业务增长幅度超过180倍,成为增长最快的新业务。顺丰并未公布外卖业务基数,而是用了一个很吓人的180倍数据,其中还夹杂着同城配送业务。

顺丰与百度外卖的合作度过“甜蜜期”后也遭遇危机,百度外卖被卖给饿了么,饿了么又被卖给阿里巴巴,顺丰并未长期受益。

七麦数据显示,2018617日,顺丰同城1.5.0AppApp Store上线。201919日,顺丰骑士2.8.0AppApp Store上线。

20191024日,顺丰同城急送正式宣布独立上线,顺丰同城公司CEO孙海金介绍称,顺丰同城的日均订单量超过100万,骑手数量超过30万人。

至此,顺丰同城急送正式成为顺丰旗下独立的第三方即时物流平台,服务范围包括文件、帮买、蛋糕、宠物、鲜花、药品等,合作品牌包括银泰百货、天虹、必胜客等。

20203月,顺丰同城一站针对外卖商家推出了“外卖小程序一站式”解决方案。

直到“丰食”小程序的上线,顺丰的外卖之路总算开启。总的来看,顺丰的外卖之路并不顺畅。一方面,顺丰的主营业务方面,受到四通一达的冲击,顺丰必须保证主营业务的核心稳固;另一方面,外卖业务看似容易做起来难,再加上美团外卖、饿了么的压力,让顺丰外卖不好下手。

美团外卖、饿了么的“护城河”

实际上挑战美团外卖、饿了么的主力军并非顺丰集团,而是顺丰同城急送。这就让挑战的等级小了几个维度,也达不到外界的预期,本以为来的是一个大“BOSS”,谁知道却是一位新人来打头阵。

“我看有时候网上说百度“别人在做人工智能,你在做外卖”,其实百度外卖的技术含量是不低的,外卖从本质上讲是物流的问题,一个外卖骑手一天要送多少单,第一单送给谁、第二单送给谁?怎样能够保证配送的时间是最佳的、是最准时的?路径是怎样规划的?其实这是一个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问题。”李彦宏曾经在一次演讲中提到。

李彦宏是因为百度外卖才对外卖行业有一定感知力,而不做外卖的人很难了解它的“高科技”。美团外卖、饿了么在多年的累积下,已经构筑了厚厚的“护城墙”。

1.硬件方面。美团发布的《中国外卖产业调查研究报告(2019年前三季度)》显示,美团外卖2019年第三季度日均订单量达2680万单,以此来推算,美团外卖的累计订单量超72亿,若按全年来算,将近97.82亿单。

对比来看,顺丰2019年的快件量仅为48亿票。

美团外卖既要保证系统的稳定性,比如,商家与订单之间的衔接,消费者是否能够正常下单;还要保证系统的运行效率,比如,骑手的配送效率,消费者收到订单的速度,现在消费者很少会遇到一个外卖订单两三个小时还送不到的情况。

还要说的一点是“瞬时峰值”。去年729日,王兴发布微博称,“九年多时间过去了,美团外卖突破一天3000万单。”像顺丰的企业业务以及电商业务中,许多都是企业客户,而外卖更多的是个人业务,外卖行业很容易出现“瞬时峰值”,一个平台若不能保证在“瞬时峰值”的稳定性,也会经常被“送上头条”。

第一,建立一套行之有效且稳定的系统,能应付日均订单量两三千万;

第二,能够极大地优化效率,节约成本;

第三,提升骑手的配送效率。

这一整套“硬件”体系,任何科技公司都无法短期内完成,而这恰恰就是美团外卖和饿了么的优势。

2.运力方面。送外卖跟送快递完全不同,一个快递小哥的车可以一次性装几十件商品,而一个外卖骑手一次性可能就只有几个订单,这意味着外卖骑手的单位量会更小,需要有非常多外卖骑手才能完成日均2000多万单的外卖配送。

美团财报显示,2019年在美团平台就业的外卖骑手共有399万人。饿了么方面,骑手数量也超过300万,而顺丰同城急送直到201910月,骑手数量才30万人。

须知,外卖平台并非只大量招聘骑手就万事大吉,骑手依赖业务量的提升,只有能赚到钱,骑手们才会相应地增多,否则就算招聘更多的骑手,赚不到钱的话,他们也立刻会逃走。

投入和回报是成正比的。2019 年,美团外卖GMV 3927亿元,收入 548 亿元,其中,骑手成本就达410.4亿元,占比约75%

3.消费者方面。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早期通过一系列优惠,让线上外卖成为一门好生意,其他平台想要来摘它们的桃子,并不容易。在消费者方面,美团外卖、饿了么也建立了优势,特别是心智上的优势。

只要提到“吃喝玩乐”,消费者首先想到的就是美团、饿了么,至于顺丰同城急送,消费者对它的印象还停留下“送货”,而不是外卖。俞军曾在《俞军产品方法论》里提到,用户体验=新体验-旧体验-替换成本。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就目前来看,“丰食”的用户体验很难大幅超越美团外卖、饿了么。

4.商家方面。对于一家餐饮企业来说,外卖只是它生存的一部分,还包括供应链管理、订单管理等,任何第三方如果想要跟它合作,仅仅只切入外卖远远不够,从营销、ERP、采购、消费者评价等多个方面都要涉及到。

中国餐饮企业的数量也非常多。企查查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3月,全国大大小小餐饮企业超过1122.3万家。

链条复杂、企业多且不标准化,让任何科技公司想要涉足线下都会遭遇困境,而餐饮外卖这块,多家公司纷纷折戟,只有美团、阿里巴巴挖的够深。

对于顺丰同城急送来说,要想突破美团外卖、饿了么构成的“护城河”,并非易事。

谁挑战谁?

顺丰2020年的快递业务增长非常迅速,前3个月快递业务量增速分别为27.41%118.89%93.45%,远超同行业,由此来看,顺丰的主业非常稳健。

但是,在外卖业务上,顺丰同城却有非常大的上升空间。财报显示,2019年顺丰同城业务实现不含税营业收入19.52亿元,同比增长96.12%。顺丰并未公布外卖业务线的具体业绩。

在顺丰猛推作为“第三方即时物流”的同城业务方面,美团外卖、饿了么也早就开始了对它的挑战。

20173月,美团外卖就上线了“跑腿”业务,饿了么、达达、UU跑腿等业务,也跟顺丰同城急送直接竞争。也就是说,在顺丰同城急送向美团、饿了么们渗透的同时,它们也在向顺丰同城渗透。

此次,顺丰同城急送上线企业团餐外卖小程序“丰食”,也是它反击美团、饿了么的方式之一,以攻代守。

可以看到的是,在挑战方式上,顺丰同城急送并未直接与美团外卖、饿了么硬杠,而是采用了降维打击。顺丰同城急送的介绍里提到,“丰食面向企业员工市场的送餐服务,专注于企业员工专属福利”。也就是说,“丰食”与普通用户无缘。

郭静的互联网圈测试发现,“丰食”小程序中,苏州市观前街3公里内的商家只有3家,北京中关村3公里内的商家有21家,商家数量和品类并不多。从商家品类和数量来看,“丰食”与美团外卖、饿了么完全不能比,如果是普通用户,“丰食”的用户体验显然达不到用户预期。

“团餐”确实不是美团外卖、饿了么目前的主打功能,但要上线这一功能,难度并不大,“丰食”的优势很容易就被美团外卖、饿了么给比下去。

而在同城即时配送方面,美团外卖、饿了么却来势汹汹。美团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120日——318日,美团新增33.6万骑手。仅仅靠骑手+美团系流量优势来堆,美团的同城配送业务就不容小觑,顺丰的同城即时配送很容易就被分流。

顺丰看中美团、饿了么的地盘,美团、饿了么也看中了它。狭路相逢勇者胜,就看谁更硬。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