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静 > 别光顾着笑前浪,网络招聘行业前浪衰退,后浪未成

别光顾着笑前浪,网络招聘行业前浪衰退,后浪未成

很难相信,即使到了2020年,招聘者和求职者要想在网上完美找到符合需求的匹配对象还是不容易,中国早在1997年就诞生了招聘网站,2004年就有招聘网站成功赴美上市。中国互联网行业迎来了一批又一批浪潮,截至2020930日中国上市的互联网企业总市值为16.8万亿元,可互联网的光环并未在网络招聘行业有所体现。

前浪衰退

930日,前程无忧发布公告称,公司已聘请财务和法律顾问,帮助评估公司之前收到的私有化要约。早在3年前,网络招聘行业的另一大上市公司智联招聘也宣布私有化退市。

前程无忧和智联招聘是网络招聘行业前浪的代表,同时也是早期中国最大的两家网络招聘网站。

他们很快就迎来了新的劲敌。58同城、赶集网等分类信息网站以免费模式为根基,逐渐涉足网络招聘行业,在打败了数以百计的同行以及跟赶集网合并后,58同城成为分类信息网站中的NO.1,与此同时,58同城的网络招聘业务线也开始崭露头角。

58同城CEO姚劲波曾在2016Q4及全年财报会议上提到称,招聘将超过房产,成为58同城最大业务。58同城还以“业界第一”的姿态做了一番宣传。

可惜网络招聘业务并未让58同城有多少优势,今年年初,58同城将招聘业务整合进了人力资源及职业教育事业群(HRG)。97日,58同城发布公告称,公司通过了私有化议案。

58同城、赶集网等分类信息网站崛起之后,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实际上还迎来了一波新的对手——社交招聘网站,包括天际网、大街网、若邻网、优士网等,然而,这波社交招聘网站并未赶上好的时候就早早夭折,大街网去年被美图收购,其余的社交招聘网站要么悄然倒闭,要么到现在还是鸦雀无声。

智联招聘、前程无忧、58同城是中国网络招聘前浪中仅存的硕果,然而,前浪们如今都逐渐走向衰退。

前程无忧公布的2020Q3季度财报显示,净营收为9.061亿元,同比下降8.4%;净利润1.733亿元,同比下降42%。其中,作为前程无忧主营业务的网络招聘服务该季度营收为5.455亿元,同比下降13.9%

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一定程度上有外部环境的影响,另一方面也跟网络招聘行业多年来的营收模式单一有关。网络招聘平台的主要盈利点是招聘企业付费,用户付费仅占很小的一部分。

向企业收费模式受两个因素影响:第一,与企业的付费规模有关;第二,与企业的付费单价有关。

中国有近5000万家中小企业,规模庞大,整体招聘需求也不算小,但这5000万家中小企业中,愿意为招聘付费的企业数量并不算多。前程无忧财报显示,使用前程无忧网络招聘服务独立雇主数量在38万左右,2019Q4季度,使用前程无忧网络招聘服务的独立雇主减少13.1%298462名。智联招聘退市前最高的独立用户人数为454100人。

企业付费单价方面,网络招聘平台的压力也非常大,如果他们大幅度提升客单价,用户很有可能去别的平台,甚至通过微信、微博、官网等免费平台来招人,大量中小型企业也容易被高客单价吓退。涨价并不能大幅提升招聘平台的收入。

从互联网行业来看,无论是大三巨头,还是小三巨头,一方面他们的主营业务能够顺利实现大幅度增长,另一方面,他们的业务线也走向多元化,并不只靠某一项业务挣钱。曾经、腾讯和阿里巴巴的代名词就是游戏和电商,现在腾讯、阿里巴巴的“全家桶”丝毫不亚于某个垂直领域的独角兽。

智联招聘、前程无忧、58同城等前浪们并没有在招聘这一业务线之外,找到新的业务支撑点。

后浪未成

除了阿里巴巴、腾讯外,移动互联网确实把互联网时代的前浪们冲到了十万八千里,四大门户、博客、论坛这些曾经爆火的互联网产品如今都已逐渐凋零,移动互联网诞生了一波波强势的后浪。

2014年网络招聘行业又迎来了一波新的挑战者,拉勾网、猎聘网、内推网、周伯通招聘、Boss直聘等以互联网行业为主的招聘网站开始兴起,一时风头无俩。

然而,后浪们的势头很快就遭遇了阻力。2017922日,前程无忧以1.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拉勾网的60%股权,收购后拉勾网保持独立运营。

拉勾网算是后浪中的幸运儿。内推网、周伯通招聘则悄无声息地关闭了。

后浪们冲击智联招聘、前程无忧、58同城的地位并未获得成功。

20186月,猎聘网完成赴港上市,目前市值为101.48亿港元。猎聘网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0930日止的9个月,同道猎聘营收12.62亿元,同比增长14.5%;净利润1.12亿元,同比增长24%

从财报来看,猎聘网的营收增速已趋于放缓趋势,同时其招聘业务营收也低于前程无忧。

后浪的另一支生力军是Boss直聘。Boss直聘是2014年期间成立的网络招聘平台中为数不多仍在爆红的产品,以“找工作,我要跟老板谈”的口号,Boss直聘成功地抢占了用户心智。

Boss直聘也面临不少问题。

第一,“找工作跟,老板谈”的口号虽然很容易击中求职者的痛点,但这里面有一个悖论,即求职者遇到的并不一定是真正的“Boss”,一些中小型公司,求职者尚有机会能与老板直接对话,像腾讯、阿里巴巴等巨头,求职者显然无法与Boss直接对谈。

企业主并不一定有精力消耗在招人上面,他们很有可能将招聘问题甩给HR部门,基本上人数达到几百人后,老板们很难有精力对每个职位的招聘亲力亲为,员工数若超过万人后直接与老板谈几无可能。最终,还是回到网络招聘的最初形态,求职者与HR对话,而不是所谓的Boss

第二,在赚钱与用户体验之间做到平衡。对于Boss直聘来说,其主要付费点跟智联招聘、前程无忧、58同城等前浪们是一样的,都是靠企业主付费,也就是说,Boss直聘要想提升收入,就必须提升企业主的客单价,为此,Boss直聘可能会在岗位发布数量、简历浏览数量等方面对企业主做出限制,只有付费后才能提升岗位发布数量以及简历浏览数量,对于企业主来说,要是能招到合适的员工自然是好事,但若是效果不好,企业主势必会认为钱花的不值。

第三,对企业主和虚假简历的审查问题。日前,新京报《招聘网站里的情色陷阱:招助理实为“拉皮条”》一文对Boss直聘的审核漏洞进行了报道,该话题迅速登上热搜,BOSS直聘方面回应称已对涉事企业账号封禁。外界担忧的问题在于,面对平台上数量众多的企业主,是否还会有其他的漏洞出现呢?

另外,在用户方面,用户虚假简历的问题,平台也很难彻底杜绝。对于企业主来说,虚假简历问题会导致企业的招聘效率低,费钱、费力。

从商业模式上看,Boss直聘虽然将名气和影响力做出来了,但是并未摆脱智联招聘、前程无忧、58同城等前浪们的弊端,只要核心没变,其他形式变得再厉害,也终究会回归传统。

前程无忧CEO甄荣辉曾在某次采访中提到称:“在线招聘的客单价在过去二十几年都是很低的,几千块买个套餐就可以搞定全年的招聘,但是一个公司的绿化、饮用水这些行政开支,每年都有几万,我觉得对比起来也是对人才的侮辱。”

确实,尽管互联网公司近几年水涨船高,并且也提到对人才的重视,但是要在招聘上面进行高额花费和投入,企业主并未习惯这样做,除互联网公司外,其他传统企业对于招聘方面要大额投钱的认知就更低。

互联网行业的优势是规模化、标准化,可中国的招聘行业比较分散,近5000万中小企业中不乏各种小型企业和个体户,大中型企业的招聘渠道也被多个渠道分流,比如中介公司、猎头公司、人才市场等。

某种程度来说,企业主之所以不愿意在网络招聘上面进行高额投入的主要原因是,招聘平台能为企业主提供的价值有限,比如,其并不能为企业主提供一整套招聘解决方案,招聘平台更多的是提供信息交换的中介价值,其余环节基本上跟招聘平台无关。

实际上除了企业主付费外,招聘平台的盈利点并不少,比如人力相关服务。前程无忧Q3季度财报显示,其它人力资源相关营收为3.606亿元同比增长1.4%

针对企业主方面,招聘平台能够提供的服务并不算少,然而,它们只习惯躺着赚中介的钱。

网络招聘行业的热度一茬又一茬,换来换去,又回到了过去。所以,有时候别光顾着笑前浪,后浪不一定会好。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